昆明er请注意,因为展品过于豪横,这个展览延期了
昆明市博物馆 2023-11-16 [已浏览6979次]
  •     今天昆大伯想跟大家说点话,因为实在是不忍心这么一个优秀的展览被大家错过。

        事情是这样的,11月5日,我们开了一个新展览——“当代优秀碑刻题跋书法艺术展”,我们还推送了一条展讯(展讯 |  “当代优秀碑刻题跋书法艺术展”正在我馆展出)。

        相信很多人最初看到这个展览名称,大概率会认为这个展展出的都是“当代的碑刻”,昆大伯本伯最初也是这样觉得的。

     

        昆大伯开展当天原本是出于惯性去拍一些展厅照片留档的,但当走进展厅的那一刻,一口冷气挤进我的肺泡,眼珠差点掉地上。

        因为推入我眼帘的,尽是巴蜀(也有云南等地)最好的那批石刻拓片原拓。
    注意,是原拓。很多都躺在“全国首批古代名碑名刻文物”名单之列的那种。

    ▲樊敏碑拓片

        那些曾是昆大伯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才见到的原物,现在竟然大方且可人地摆在展柜中,任我贪婪的近距离观看,那一刻,我有一种感觉,“一阵清新的风的叫喊声,蜂拥而至,河床隐藏在喧嚣消失的群山中”,那是老鼠掉进米缸的幸福感。

    ▲赵仪碑拓片

        回归正题,先说几个大家耳熟能详的,东汉形制独特,“书法遒劲古逸,尤为可宝”的《樊敏碑》;与《西狭颂》一起并称“汉三颂”的《郙阁颂》和《石门颂》;唯一一处保存至今、以碑文的形式记录北周时期史事及为宇文泰歌功颂德的北魏《北周文王碑》;传为武则天手书的《升仙太子碑》。

    ▲升仙太子碑拓片

        这几件名品随便拉一件出来,就可以成为省级博物馆的镇馆之宝,更别提排排坐了。我着实没想到去现场根本没办法看的《升仙太子碑》这次就华丽丽的挂在展厅里,想看多久看多久。

        除此之外,与汉阙有关的有《沈府君阙铭》《汉王稚子阙铭》、《冯焕阙铭文》《高颐阙铭文》,我们都知道阙是中国地表上现存最古的建筑,在建筑史和艺术史上意义重大。但也有个问题,过于分散。

        沈府君阙在渠县,高颐阙在雅安,而被康有为记为“若东汉分书,莫古于《王稚子阙》”的东汉《汉王稚子阙铭》,则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再也无法得见。

    ▲沈府君阙铭

    ▲沈府君阙铭上无比飘逸的“沈”字

        与汉中褒斜古道有关的《晏袤释鄐君开通褒斜道》《石门颂》《石门关铭文》,汉中这批东西倒是容易见,毕竟都躺在汉中博物馆的展厅中,但怎么也得要跑一趟汉中不是?另外根据昆大伯现场观看《石门十三品》的感受,玻璃反光比较严重,看起来哪儿有拓片清晰?

    ▲石门十三品现场观看效果

        有大量与成都万佛寺有关的造像记,比如《万佛寺梁普通四年释伽造像记》《万佛寺梁普通六年释伽造像记》《万佛寺梁大通四年造像记》《万佛寺梁大通五年造像记》,这是一批也很难在博物馆展线上看到的名品佳作,反正昆大伯在川博没见到。


    ▲万佛寺梁普通四年释伽造像记

        还有墓志、石棺铭和画像石铭,比如《唐石凝墓志铭》《唐盖巨源墓志铭》《蜀广都孙仲妻石棺铭》《邓达冢题记》《大乐羊吉善矣画像石铭》等,其中《唐盖巨源墓志铭》记录了大量中晚唐时期剑南西川的史实,对我们理解当时大唐与南诏的关系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,尤为珍贵。

    ▲唐盖巨源墓志铭

        有来自成都大圣慈寺的一批经文残石拓片,比如“大慈寺《文殊瑜伽经》残石”“大圣慈寺《法华经》残石”“大慈寺《摩诘经》残石”等。安落于成都最繁华区域的大圣慈寺可是与云南渊源颇深,一千多年前有个叫段义宗的云南使者,就曾写过《题大慈寺芍药》一诗。

        当然我们耳熟能详的是他另外一首,《思乡》,“泸北行人绝,
    云南信未还。庭前花不扫,门外柳谁攀。坐久销银烛,愁多减玉颜。悬心秋夜月,万里照关山。”此诗还入选了《全唐诗》,也是“云南”二字指称现代意义上的“云南”的较早出处。

    ▲大圣慈寺《法华经》残石

        展柜中还有非常珍贵的五代孟蜀石经《诗经·周颂》《诗经·鲁颂》、《尚书·禹贡》《尚书·君奭》《尚书·说命》《周易·中孚》《周易·否卦》《周易·履卦》等。

        我们知道在中国五千年的漫长历史中,只刊刻了七部儒家石经,分别是熹平石经、正始石经、唐开成石经、孟蜀石经、北宋石经、南宋石经和乾隆石经。

        其中孟蜀石经是这些石经中字数最多、刊时最长、规模最大,且唯一一种在经文之外附有注文的一种石经,另外它刊刻碑石上千数,融儒家经典之大成,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十三经石刻。这次直接摆了两排展柜,相当
    豪横。

    ▲《诗经·周颂》和《诗经·鲁颂》

        云南的也有展露,比如列入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《爨宝子碑》拓片、《爨龙颜碑》拓片、《段氏与三十七部会盟碑》拓片,见证大唐与南诏关系缓和的豆沙关《袁滋摩崖题记》拓片等,还有昭通的《孟孝琚碑》拓片、考古出土的《南诏仓贮碑》拓片,这些都是云南一等一的大名品,其重要性无需多讲。

    ▲袁滋题记摩崖石刻

        通过这批碑刻拓片,对书法艺术、造像艺术、艺术史、民族史、历史地理感兴趣的,均可各得其所。

        倘使亲身去现场看完这些碑刻,耗时耗力耗资金不说(以现在普通人的出行频次与出行时间来看,三五年怕是也看不完,另耗资少说也要大几万),还可能会面临“玻璃罩结界”的问题,看的反而不如拓片清楚。

    ▲何绍基书东坡诗


        综上,这个展相当有诚意,也是一个值得来昆大伯家反复观摩的展览。

        再说一个好消息,原初定的展览时间是11月5日——20日,只有15天。鉴于此展览的重要性与部分观众的强烈呼吁,经昆大伯申请与协调,
    延期了,大家可以一直看到12月4日。

    ▲唐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拓片

        最后,昆大伯在昆明市博物馆热情欢迎诸位。

     
    END


  • 上一条:《昆明 . 你好》城市艺术家20..
  • 下一条:2023年下半年昆明市博物馆消防..
  • Copyright(c)2009-2022 昆明市博物馆   地 址:昆明市拓东路93号 ( 技术支持:哲瀛科技 )
  • 首 页
  • 展 览
  • 收 藏
  • 资 讯